广东这场2万多人大会,释放了什么信号?

广东“新春第一会”,为何聚焦这件大事?

Guangdong government and corporate sectors strive for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Guangdong holds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meeting

苦干实干开新局,踔厉奋发立潮头——广东奋力描绘高质量发展新图景

广东全省高质量发展大会下午聚焦这五大主题

【港故事·2014】香港大V屈颖妍揭秘当年非法“占中”如何教唆年轻人违法

发布时间:   来源: 南方网

 

  “非法‘占中’暴露了香港一系列深层次问题,在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情况下,五年后又演变出更为激烈的修例风波。”小雪过后的香港乍暖还寒,在位于香港荃湾宁静的家中,香港资深传媒人、专栏作家屈颖妍在接受南方报业记者专访时,一如既往地不避忧思,“所以大家千万别以为事情过去了就没事,我们发现了社会问题,不单单要讲,还要大刀阔斧去改变,才不会再有下一次。”

  2014年9月28日凌晨,反中乱港分子戴耀廷等人在香港金钟添美道发起集会并宣布“‘占领中环’正式启动”,金钟、旺角等多条街道随即被示威者占据陷于瘫痪。长达79天的非法“占中”行动由此爆发,香港法治、公共秩序、经济发展和市民生活因此遭受重大冲击和破坏。

  当时已经离开媒体的屈颖妍,对社会出现“违法达义”的思想深感担忧。她认为非法“占中”并非所谓的自发活动,背后有很明显的组织行为,而且本质就是在“打烂”香港的法治。那段时间里,她每日笔耕不辍,希望把自己的观察和思考分析给市民,去反驳反中乱港分子的谬论歪理。让她感到惋惜的是,非法“占中”的5年后,香港出现“修例风波”,深层次的问题再度爆发。

  “我很高兴看到现在有在改变”,屈颖妍始终相信直面并解决深层次问题的必要性,“只要我们愿意去改变,主动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加上国家的支持,香港是没得输的。”

       屈颖妍与南方报业记者

  违法活动被营造成一场“浪漫的运动”

  作为专栏作者,早年屈颖妍一直是关注教育亲子话题,也写了很多反映香港教育问题的文章。2012年香港发生“反国教”的时候,屈颖妍甚至收到来自香港激进反对派组织“学民思潮”的恐吓信,指责她没有写文章支持他们的“反国教”运动。

  “我当时非常惊讶,原来不写(不支持)也是‘有罪’的。为什么这个社会我不表态都不行?”屈颖妍非常反感这种风气,便开始重新写时事评论。到2014年非法“占中”发生时,屈颖妍更是几乎每天一篇来批评破坏社会秩序的示威者。

  记者:现在回看2014年,非法“占中”事件发生前您有察觉到香港社会上出现一些不太好的信号么?

  屈颖妍:其实事情的演变是有迹可循的,“反国教”运动前十几年,香港社会上就有人在宣扬一些反国家、反政府、反中国共产党的言论,并不断渗透到包括教育在内的社会各个方面。

  2012年香港发生的反国教运动,就像是后来非法占中的预演,背后策划者为了达到目的,不断地煽动年轻人。

  我认为最恐怖的是,当时社会上一些人包括法律学者在内,都在宣扬四个字——违法达义,即只要你觉得目的“高尚”,站在所谓的“道德高地”上,你就可以犯法。社会上部分人也漠视“犯法”这个基本底线,错误地认为这些年轻人是在追求理想。

  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就是不能犯法。追求理想不代表要犯法,而是有很多种合理合法的渠道。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香港所有的成功都是建立在法治之上。但无论是反国教还是非法“占中”,他们一直都是在犯法。非法“占中”不仅瘫痪香港多个区的社会秩序,让很多人的生活受影响,其本质就是在“打烂”香港的法治,而且这种“违法达义”思想的影响是延续到现在的。

  所以当时为什么我会出来支持警察,因为警察就是执法者,他们要守护法律、守护社会。

  记者:当时您在现场有做一些观察和记录么?

  屈颖妍:有的,因为我也想知道这是一场什么运动,为什么有年轻人去参加?我去过很多个点,包括金钟、湾仔、铜锣湾等地方,我发现他们非常厉害,正把违法活动营造成一场“浪漫的运动”。

  他们的帐篷非常新,而且款式、颜色都一样;公共厕所有人打扫非常干净,里面放满了各种化妆品,甚至有法国的高级护肤品;有的休息站里有星巴克咖啡、依云矿泉水;甚至有人在马路中间种花,说要种下所谓“民主的种子”……

  年轻人对这些东西是没有抵抗力的。策划者很会抓住他们的心理,去吸引年轻人出来参与这些活动。

  记者:所以当您看到这些景象的时候,是否也发觉这不是简单的学生自发活动?

  屈颖妍:这不是简单的学生、市民自发活动。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正常的捐助物资不会这么系统、这么高价值。有经营户外用品店的朋友告诉我,当时的香港户外市场不大,普通一家店最多就存十个帐篷。但非法“占中”仅中环一带,就出现成千个一模一样的帐篷。捐助者要去哪里收集这些一模一样的帐篷?又是怎么运过来的?

  我觉得这是明显的组织行为,作为一名曾经的传媒工作者,我有必要把这些分析告诉给大家,所以就开始写文章。当时非法占中的人也很懂得抢占舆论高地,仿佛大声、凶恶就是对的。所以很多人不敢去批评他们,一批评就会被攻击,说你不支持学生、不支持下一代,给你扣一顶高帽。

  正因如此,当时社会上的声音几乎一面倒。我觉得当人们多年以后再看回这段时间,如果只是看到戴耀廷、黄之锋他们所说的事情,对这个事件的认识肯定是偏颇的,所以才用自己的笔来记录,希望能给这个事件留下更多真实的角度。

  当时我还在浸会大学教新闻,学校里也很混乱,很多学生被煽动。我发现作为老师要去批评学生、批评学校,也有很多掣肘。所以我辞了职,以一个普通市民、一个妈妈的身份,告诉大家我所见到、我所看到的东西。

      香港资深传媒人屈颖妍

  用黎智英的方法反击“黎智英们”

  香港中文大学毕业后,屈颖妍曾就职于《壹周刊》,并在上世纪90年代出任《壹周刊》副总编辑。对于黎智英这位前老板,屈颖妍认为他对传媒甚至整个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摧毁性的。

  “譬如《苹果日报》很多报道是在传递反国家思想,不断丑化内地、抹黑政府,细水长流、潜移默化地去影响读者、教化下一代。”屈颖妍坦言在《壹周刊》工作时,很多时候也被黎智英洗脑,直到她后来离开后接触更多人事物以及信息,才发现这个世界不是他说的那样。      

  也正因为《壹周刊》这段经历,让屈颖妍可以更加了解黎智英的“乱港套路”,并用黎智英讲故事的方法来反击他们的歪理,让更多人能够看清事实。

  记者:从2014年开始,媒体、社交媒体影响越来越大,您如何看待媒体对香港思潮的影响?

  屈颖妍:其实我自己也做过媒体,有一段时间甚至在《壹周刊》工作过,当时的老板就是黎智英。我也很明白他那一套,壹传媒一直在慢慢改变香港人的价值观。新闻本应有正反两面,客观持平,但黎智英要求记者把立场放到新闻报道中,帮读者“思考”,向读者传递价值观,他慢慢地改变了香港传媒的生态。

  同时,媒体有一种社会教育的职能,黎智英的“取向”让回归之后的这代人,不相信自己的政府,不认同自己的国家。

  记者:会不会有很多人觉得奇怪,为什么屈颖妍以前是《壹周刊》的,现在却不是玩《壹周刊》这套?

  屈颖妍:其实当时我在《壹周刊》任职,慢慢也看到这个媒体是有问题的,但能够做的事情不多。当时我觉得这个社会是有问题的,教育也是有问题的,我想做好三个女儿的教育工作,所以辞职照顾家庭。

  或许因为我比较早离开,看了其他的报纸、看了很多书,接触了不同的信息,才会发现在壹传媒里工作也是一个被洗脑的过程。不能否认,黎智英非常厉害,他说话非常有吸引力,有“邪教教主”的那种蛊惑力。

  我们在壹传媒工作时都很信他说的话,也相信在所做的工作是在改变世界甚至拯救地球。但当我离开壹传媒之后,看到更多的事情,认识更多的人,会发现这个世界不是他说的那样。

  在反国教、非法“占中”事件中,我发现这是简单的是非黑白的原则问题,因为犯法是没有什么可以争辩的。所以,我觉得要站出来,因为我有能力写,也有专栏、平台可以发表,最关键我是黎智英教出来的,我懂得如何用他的方法去对付回他。

  记者:具体是一种怎样的方法?

  屈颖妍:黎智英一直对员工说,他没读书,不要跟他讲复杂的道理。他的这个思路对我影响很大,当时我们在《壹周刊》的时候会用讲故事的形式去报道新闻,更容易让人入心。所以到了2014年,我写文章的时候都用讲故事的方式,去反击他们的歪理,这也是我觉得我有能力对付他们的地方。

  黎智英教过我们,如果你是第一个把想法放进别人脑袋里的,你就赢了一半。因为别人要赢你就必须把你的想法先拿出来,再放自己的想法进去,相当于做多一重功夫。

  所以我觉得我们要用简单易明的故事,尽快把道理讲出来。因为不够快的话,黎智英他们的歪理就先入为主了。

       香港资深传媒人屈颖妍

  融入大湾区发展及国家支持让香港没得输

  2014年,非法“占中”进行了79天后终于结束,屈颖妍虽然感觉舒了口气,但却并不认为事情就此终止。

  “当时我们很多同声同气的朋友聚会时,也经常讨论非法‘占中’暴露了香港教育、传媒、社工、政府公务员等方面的问题,但大家讨论完就散了,没有人去尝试改变这些问题。”屈颖妍说,所以当2019年修例风波爆发后,大家应该警惕并下定决心去改变,不能再对社会问题听之任之。

  新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提出“同为香港开新篇”,近日,在其首份施政报告中就解决社会深层次矛盾提出了一系列富有针对性的措施。对此,屈颖妍也期待更为大刀阔斧的改革。

  记者:非法“占中”79天结束的时候,香港的社会面是怎样的?

  屈颖妍:其实我们一直都很担忧。“反国教”运动结束两年就出现非法“占中”,虽然结束的时候大家都舒了口气,但我觉得当时并不是一个结束,因为所有犯法的人都没有得到法律的惩罚,只是被送走。这对社会是一个怎样的教化?所以到2016年出现有暴力行为的“旺角暴动”,然后就有2019年更为严重和暴力升级的修例风波。

  所以大家千万别以为事情过去了就没事,可以继续过以前的日子。只要外国势力、乱港分子没有放弃在香港搞破坏的想法,依然可能会有新的事情发生。只不过现在有香港国安法,他们收敛了躲到“地毡底”,但不等于他们会放弃出来搞破坏。我们必须居安思危。因为从国际形势就可以看出,西方有些人是不希望我们太平的,不希望我们国家崛起的。

  非法“占中”暴露了香港教育、传媒、社工、政府公务员等方面的问题。从回归到2014年之前,一代人的价值观受影响出现了变化,有了很多负面的情绪,比如有些年轻人要躺平不要奋斗,因为不论怎么奋斗都买不起房子。这种负面情绪不断积聚,即使在非法“占中”后也没有得到解决。2019年发生修例风波,暴徒的主力刚好就是2014年那批小孩升到中五、大学。

  所以现在我们发现了社会问题,不单单要讲,还要大刀阔斧去改变,才不会再有下一次。

  记者:新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提出要“同为香港开新篇”的口号,你看到改变吗?

  屈颖妍:我已经看到特区政府的积极行动,有人愿意去改变,有心去改变,但目前还没到大刀阔斧的程度。比如教育问题,不单是老师有问题,课程、制度也有问题。比如,如果只要求老师参加国安法考试、到内地交流培训,但其他问题没有改变的话还是一样的结果。因为你改变不了那些老师的心态,他们还是会在暗地里讲个人主义、讲反国家。

  又如课程,无论是中学还是小学、幼儿园的课程,都应该向学生教导国家观念。国家观念从何而来?你要先认识国家,小朋友可以从国家的英雄故事、历史故事开始了解,从中国的地图开始认识,认识了才能改变。如果只是纯粹让他们读国安法、去几次交流团,改变不了什么。

  记者:今年是香港回归25周年,如您所说无论教育、社会都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那您对香港未来有什么期待?

  屈颖妍:香港经历2019年修例风波,加上疫情暴发之后,很多人都很灰心,认为香港是不是被人追赶上了,未来何去何从?很多人说让年轻人去内地发展,会有很多新的机会。我觉得还可以多宣传的是,香港也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一分子,我们也可以吸引内地人来香港发展。

  唯有大家真正把香港视为大湾区的一部分,才能发现更多机会,迎来辉煌的未来。如果大家还是只把这里当成香港,那看到的东西永远都是狭窄的。

  我们要明白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体的,也是属于国家的一部分。能够积极融入大湾区的发展,加上国家的支持,香港是没得输的。

  【策划】侯小军 张纯青

  【统筹】赵杨 胡念飞 谢苗枫

  【协调】区小鸣 王勇幸 陈彧

  【撰稿】陈彧 陈晨

  【拍摄】许晓鑫 陈晨

  【剪辑】秦少龙 陈晨

  【平面】霍维露

上一篇:习近平将出席中国—阿拉伯国家峰会、中国—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峰会并对沙特进行国事访问
下一篇:中国优秀刑辩律师张理华的缤纷“旅途”

首页   |   

Copyright © http://www.khci.vip/ 英国富中传媒 版权所有